naruto6471(新号)

【苏靖】终成眷属

suli酱酱酱:

这是一个牙疼酱和因为下两周工作怨念的宝宝的文章,有链接,慎入!

苏靖AU,有插件,ABO属性公开化设定。

1.

真的是非常不好吃啊-1


2.

萧景琰在早晨的七八点中醒过来,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蹑手蹑脚地翻身下床,然后拣起一地的散落的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然后待把自己整理清爽后他便转身离开。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那个背对着他睡熟的人,或许也根本就没有再睡吧。但是萧景琰也没有在乎,他只是低着头匆匆离开。

萧景琰入住的酒店在隔壁的街区,需要乘坐巴士。他寻了个靠窗的位置,然后欣赏着窗外沿途的风景,直到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女孩扑到了他的怀里。孩子笑眯眯地看着他,让萧景琰的心在那一刻也柔软起来,他朝着不好意思的父母笑了笑然后弯腰逗着小姑娘。

慢吞吞的巴士行程,因为有了小天使的加入不再沉闷。小女孩和父母在萧景琰的前一站下车,他笑眯眯地跟着那一家三口挥挥手,却在关门的瞬间恍然想起自己忽略的事实。他待巴士进站后,没有回到相隔不远的酒店而是跑去了对面的药店。

一夜笙歌,却不代表他愿意为对方生下孩子。虽然对方并没有在他体内成结更没有标记他,但是他同样也不允许让任何存在的概率的事情发生。萧景琰在药店买药后回到了酒店,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在中午前退房,然后直接赶去了机场。他搭乘下午五点的飞机离开回到金陵。

这巴黎的一夜着实荒唐,可是他却不后悔。依照他对婚姻的悲观态度,他这辈子大概都不会结婚,按照笙笙所言,不来一场艳遇,怎么对得起这个浪漫的国度。飞机起飞后,萧景琰看着夜幕降临下的巴黎渐渐形成了一个缩影。

 

3.

萧景琰的年假加上七七八八的加班小时,所以一共有十二天。他去一趟巴黎加上往返路程的花费总共用了十天,剩下的两天他把行李往小小的公寓一丢,就回了母亲家。因为正好赶上春节后的一周六天班,他还独得了一个周日的休息天。

今年的春节有些晚,所以萧景琰在家的三天他就帮着母亲换掉家里过冬的被子,又收拾了冬衣,分门别类,洗洗涮涮。本来他是想着在第三天的下午回城,可是谁想到莅阳姑姑带着萧景睿来看望林静。

虽然这么多年已经和那个家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莅阳母子却是他和母亲从未远离的,两家人经常一起吃吃饭喝喝茶。这两年随着景睿出国留学,莅阳姑姑也往来苏州陪伴太祖母,所以他们倒是许久没见。

因而,萧景琰也改变了回城的计划,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吃完饭。他虽然和景睿只是表兄弟,但许是成长的经历相似,他们间倒是有兄弟的亲厚。他喝对方喝着啤酒,对母亲和姑姑的聊天显得不置可否。

莅阳母子直到夜深才告辞,林静听说他们要趁着这几天景睿还没开学去苏州看望太祖母,便又拿出了自己做好的桂花酱和糕点团子让他们一并捎去给老太太。林静送了他们下楼,回来看着萧景琰正在擦地,忍不住开口道:

“你姑姑说得……”

“妈,那也只是姑姑说的。”萧景琰淡淡地说道,“而且我早就不想什么留学的事情去了。我现在只想着好好工作,言伯说等三月份我就可以升职加薪了。”

“景琰啊……”

“妈,我们好好的。”萧景琰走上前握住林静的手,“用不着他们施舍。”

 

4.

萧景琰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林静已经出去晨练。他简单洗漱后看着母亲给他包好的鸡蛋和三明治会心一笑,然后拿起公文包和早餐的包裹就去赶进城的公车。在刚工作的那两年他的薪资还完助学贷款还不足以支付公寓的租金,因而他每天就是这样披星戴月的。

他大学毕业后在言伯的建筑事务所里工作,传统的事务所人情味也很是深厚。他连着春节休假二十几天,可是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一尘不染,水杯里是沏好的茶水,右上角甚至还多了盆栽种的花朵。

“谢谢冬姐呀。”萧景琰笑眯眯地拉开椅子边跟着一旁的冬姐说道。

“别谢我啊,我就是帮你沏了茶水。你的桌子啊和那绿植都是战英。”夏冬年长萧景琰七八岁,一直当他做弟弟,此刻的话尾倒是有些看热闹。

萧景琰只是笑眯眯地听着,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对方的话外之音。正巧列战英抱着文件进来,他连忙站起来扬声说道:

“谢谢你,战英。”

“啊?谢我什么呀?”列战英有些慌张。

“当然是谢谢你帮景琰收拾工位又送他花呀?”夏冬忍不住出声调侃,声音之大让其他同事也笑了起来。

“哎呀,冬姐。”列战英看着萧景琰的尴尬有些着急,“收拾工位只是顺手的事,绿植和花我不是也给大家都带了嘛。”

“但是,就是景琰的花特别呀。”夏冬依然有些「不依不饶」。

“快别这么说了,冬姐。情人节刚过,聂峰哥送你的花肯定比这些好。”

“哼!那些Alpha就是靠不住,结婚前什么鲜花玫瑰呀可劲儿买,结婚后就剩下菜花了。”

办公室的话题被转移,萧景琰拍了拍列战英的肩膀,坐下开始工作。

 

 

5.

言阙上午九点半到了办公室,不多时就把萧景琰和列战英叫进了办公室。他自二人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景琰啊,你还记得我在二月初的时候交给你的那个方案吗?”

“是市中心那栋大楼的那个设计图?”萧景琰想了想又道:“因为您跟我说休假回来就要去跟对方碰方案,所以我已经在想休假前就完成了……”他说着转头看向列战英“刚才也和战英碰了一下方案。”

“啊?啊,对,是的。”列战英正用一种近乎痴迷的爱慕眼神看着萧景琰,突然接到对方的发问,有些愣神。

“那就不要着急了。对方的秘书打过电话,因为负责这个项目的总经理没有按照原定计划回国,所以要到下周才能和我们见面。”言阙说着站了起来,道:“景琰呀,你和战英再研究研究这个计划案,一定要万无一失。这可关系到我们下半年的净利润呀。”

 

这关系到事务所的利润,也关系到他能否升职加薪,也事关战英能否顺利转正。于是,萧景琰请假回家办公,用一周的时间又把方案过了一遍。事务所上上下下都很重视这次的方案洽谈,因而在双方约谈的那一天,原本不是很紧张的萧景琰喝了五杯水跑了三次厕所。萧景琰推开会议室的大门的时候,就听到言阙特别殷切的声音响起:

“梅先生,这是我们所最年轻有为……”

言阙难免有自卖自夸的嫌疑,可是萧景琰却没有在听,他直愣愣地看着坐在正中央的男人,然后在对方的弯弯笑颜中看到了错愕的自己。

“老,老板。我们可以,可以开始了吗?”萧景琰下意识地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然后打断道。

“景琰,你怎么?”言阙看着客户的眼色,有些不满道。

“没关系的,言老板。”对方笑眯眯地接道,“我也很期待景,景琰先生的思路方案。”

 

6.

萧景琰盯着上首的人有些心不在焉,因而本是熟练于心的讲演却是几次停顿,甚至有了两处明显的错误。虽然都很快纠正过来,但是还是让言阙直皱眉头,直到他对上梅长苏明显愉悦的笑脸这才放下惴惴不安。

萧景琰一汇报完就马上鞠躬离开了会议室,然后行色匆匆地跑进了卫生间。这让在办公室外小声议论的大家都很是讶异,其中烈战英更是担忧地站了起来。萧景琰不是不知道自己的神情此刻有多么地怪异,但是他也管不了这么许多了。

这实在太是可笑了,谁能想到曾经一夜,情的对象竟然是合作公司的负责人。萧景琰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这真的是太荒谬了。他忍不住又捧水来拍脸,等到他再次抬起头来,便猛地瞪大双眼,然后转了过来。

果然,那个人就站在他的身后。

“我要是知道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我就不用多在法国停留这么多天来找你了。”对方笑眯眯地走到萧景琰面前,“这真是天生的缘分,对吗?”对方在萧景琰的耳畔轻轻说道。

“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萧景琰冷冷地说道。

“那你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那个热情的夜晚呢?”梅长苏的脸上挂着意味分明的笑容。

“你!”萧景琰气急地想要掌掴对方,却蓦地被对方攥住手腕,

“这一次你别想逃开!”

萧景琰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掏出手机,打电话说道:

“帮我推掉今晚飞巴黎的机票,然后跟蔺晨说他也不用赶回来了。依照原计划,这个项目,”他看着萧景琰的眼睛一字一顿说道:“我一、个、人、负、责、到、底。”

 

7.

萧景琰看着言阙苦为难的样子,也是沉默不语。按道理说言伯能在他大学毕业处处碰壁之际伸出援手,更信任地将很多方案交给他来做,让他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也拼出口碑。滴水之恩,他是应该当涌泉相报的。可是,如果代价是……

言阙看着萧景琰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慢慢说道:“算了,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去回绝了对方。业内这么多客户,对方心存刁难之心,我们也不差他这一家。”

“好吧,我同意。”萧景琰几经犹豫还是开口道,这个案子虽然是他负责,但是所有人都期待了那么久,他没有理由因为自己的别扭而拒绝。

只是,他看着言阙开心的模样,发誓要是知道那人若是如今这般难缠,他是绝对不会对他存了招惹之心的。

萧景琰在第二天抱着图纸绘图工具出现在了琅琊集团的办公大楼的二十层,他跟着宫羽小姐走进办公室,看着那端端正正放在桌子左边的铭牌,萧景琰不由得扬起一抹讽刺的笑。他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对方的名字是梅长苏。

“宫羽小姐,请问可否外面有一张桌子给我绘图用?”萧景琰扭头对回到自己办公桌收拾东西的对方说,即来则安,他好好工作便是。

“啊?萧先生。梅先生的意思是您坐在我这边,我马上就把东西收拾好,您就可以来坐了。”

萧景琰很是讶然,且不说电脑绘图全部要手绘的无理要求,光是共处一屋就让他瞠目结舌。旁人不知道他们在巴黎的事情,只知道梅长苏存了刁难之心,可是他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8.

梅长苏春风得意地到达办公室的时候,萧景琰已经开始绘图。他看着那专心致志伏案的人儿,内心喜悦非常。他如今总算是体会到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深刻含义。

梅长苏灼热的目光终是让萧景琰抬起目光,他看着对方走到他面前,笑眯眯地跟他道早安,邀请他一起去餐厅吃早餐,善良的模样好似不像那个把他们设计所玩弄于鼓掌的模样。萧景琰冷哼一声,疏离却又不失礼貌地说道:“梅先生,我是来工作的。”说着,他欣赏着梅长苏一瞬间的语塞,把耳机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他画设计稿的时候习惯性地听古典音乐让自己静下心来,如今却成了自己屏蔽外界干扰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萧景琰慢慢地以一种愚公移山的方式画着庞大的绘图,不觉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他曾推脱办公室原本的桌子太窄不利于图纸的摆放,因而主动提出去外面,却未料梅长苏在第二天就将原本的办公桌换成了木质的大桌子。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得意的甚至带着讨好的脸,他实在不知道梅长苏究竟是什么意思。当然他也不想知道。又是一天中午,他再次婉拒梅长苏要和他一起吃午餐的提议,趁着对方接电话的功夫转身离去。

重复的机械的大量的工作,让萧景琰没有任何胃口。他踱出办公大楼,想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几个饭团,就在过马路的瞬间,他听到了一声欣喜的“景琰哥。”

萧景琰循声望过去才发现了,身后站着的列战英。

 

9.

两个人在街心花园寻了个长凳坐下,手边是便利店买来的便当。一周多不见,两个人自然是相谈甚欢。交代完彼此工作的近况,萧景琰这才想起来问他:“你今天怎么来这边了?”

“我回学校把档案迁到人才中心,出来的时候想起景琰哥就在附近,所以来看看你喽。”

两个人说说笑笑不觉得时间流逝,萧景琰自然也没注意到身后如影随行的死死盯着他的身影。

萧景琰在午休快结束的时候回到办公室,他看着座位上的空空如也,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是实在接受不来对方的嘘寒问暖。啪嗒咚地一声门被狠狠地甩上,萧景琰还没待反应过来,就被人攥住手腕,然后因着冲力撞到了旁边的墙上,然后就被紧紧地箍住。

“梅长苏!你发什么疯!”萧景琰后背吃痛地低呼了一声。

“怎么?不和我去吃午餐和别人吃便当吃得很开心呀。”梅长苏红了眼,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关你什么事!”萧景琰鹿眼一瞪,回呛道。

“关我什么事?哈?”梅长苏嗤笑一声,“我他妈告诉你关我什么事!”他忍不住爆粗,欺身压住萧景琰,然后便松开右手捏起对方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去。

萧景琰奋力地想要挣脱,可惜对方的力气很大甚至不厚道地释放了信息素,让他不由得腰身一软,他无力阻挡梅长苏的攻城略地,只得使劲地一咬,让血的腥气在两人的鼻尖蔓延。

梅长苏吃痛地松开萧景琰然后朝旁边啐了一口血水,然后他看着萧景琰突然冷笑一声,“那个人就是你的助手吧,如果他去学校迁档案的话,那他应该刚毕业吧。那失去第一份工作,对他应该是不小的打击吧?”梅长苏看着萧景琰那一瞬的急切冷冷道:“又或者,言阙还没给他转正吧?”

“你要干什么!言伯不会这样做的!”

“那就要看证据明不明显了?”梅长苏抱着臂“你们建筑这一行,对抄袭什么的应该是零容忍吧。”

“不要再和他见面,不然就等着他身败名裂吧。”梅长苏恶狠狠地说着,萧景琰的失神让他的心在这一刻强烈地触痛,他别过头去不再理会转而摔门出去。

 

10.

梅长苏一连消失了好几天,这让萧景琰放松却又感受到深深的不安。转过来的周一,他照例在办公室绘图,却没想到不速之客突然闯入。

“你好呀,我是蔺晨,也是梅长苏的搭档。”对方笑眯眯地打量着他,好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

“哦,您好。”萧景琰淡淡颌首然后低头继续画图。他对梅长苏和梅长苏身边的人都没有兴趣也自动免疫。

“哎呀,你可真狠,那咬得他可是快破相了。”

“又或许,这是梅先生咎由自取?”萧景琰放下笔冷冷说道。

“你可真够冷酷的呀,梅长苏喜欢你什么!”蔺晨摸着下巴,“把自己搞得要死要活的。”

“蔺晨!”萧景琰正没听明白,就听到一声断喝。原是多日不见的梅长苏,突然慌慌张张地进来,萧景琰冷眼看着梅长苏和那人你来我往,直到那人自顾自地找了个台阶走了,办公室恢复安静,他这才继续画图,剩下梅长苏一个人有些讪讪地站在原地。

到了中午,萧景琰放下手中的笔拿出带来的餐盒吃起点心。却又听到对方言道:“你,你不去吃饭吗?”

“我不去,免得又害了无辜的人。”萧景琰冷冷地说道。

“哦,哦,那你吃什么呢?”梅长苏有些尴尬。

“怎么?如今我吃我妈妈做的点心也会被梅先生找茬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梅长苏十分懊恼,他一定是得了失心疯才会在那天有了那样的表现。“这是伯母做的吗?那我要尝尝~”梅长苏直接捏起了一块点心放在嘴里,转意话题。

而萧景琰只是懒得理他,他端起水杯走到外面的茶水间去接水,等到会里的时候却发现梅长苏站在原地特别地痛苦。

“这,是什么做的?”

“榛子呀,怎么了?”

“我,我过m……”「敏」字的气音还没出来,就只见梅长苏直接倒地。

 

11.

醉酒,着凉,感冒,高热。萧景琰这才知道梅长苏这消失的几天是因为什么,如今加上过敏,他看着在病床上昏睡打点滴的梅长苏,重重地叹了口气。萧景琰原本以为梅长苏只是不放过他,现在看来他是连自己都不放过。

他究竟是何德何能呀?萧景琰起身看了看点滴的情况,再次低头却对上了梅长苏睁开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人都很脆弱,萧景琰看着对方不再凌厉和张扬的桃花眼如今冒着水汽,特别像自己的佛牙。

“景琰,你看我都这样了,你得对我负责!”梅长苏说得虚弱,可是却手疾眼快地一把攥住萧景琰搭在病床上的手,力气哪里像个病人。

虽然梅长苏说得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但是在医生过来后还是让他打完点滴就回家。等到第二天萧景琰去的时候,梅长苏已经神采奕奕地跟他说早安了。果然,对方没有接受他好心的「难受就回家好好休养」的提议。

萧景琰觉得自己被梅长苏缠上了,因为榛子过敏导致地各种后遗症将他吃得死死地,他应接不暇对方的各种要求,甚至也忘了最根本的,这个榛子酥根本不是他给对方吃下的。而在双方你来我往中,萧景琰甚至也没察觉到自己在这一秒嫌弃和不耐烦却在下一秒低下头的时候唇边泛起一丝笑意。

如果梅长苏能在乎点别人的打量,他似乎还是觉得这人是不错的。当他又一次尴尬地面对着宫羽的捂嘴偷笑的时候,他真的是……

周一的午后,萧景琰刚完成一张图纸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他在梅长苏的轻笑声中晃过神来,“干嘛!”他凶巴巴地说道。

“我……”梅长苏还没说完,门就被大力地打开。

“长苏哥哥Surprise!”

萧景琰循声望过去只见一个妙龄女郎踩着细长的高跟哒哒哒地跑到梅长苏的面前,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霓凰,你回来了?”梅长苏惊讶地问道,但更多地应该是惊喜。

“我回来办设计展啊。”穆霓凰笑着说道,她转过头来:“诶,宫羽辞职了吗?”她摘下墨镜好奇地看向萧景琰,如瀑的大波浪下是精致的面容。

“你好,我是萧景琰,是……”萧景琰还未自报家门,就被霓凰打断:

“哦?”她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容,“这就是蔺……”

“霓凰啊,你好久没回来了。我带你去吃午餐吧。”梅长苏赶紧说道,然后拿起的西装推着对方就往外走,当然也没忘跟萧景琰打招呼,道:

“景琰呀,我先出去了。”

办公室重新归于平静,萧景琰重新坐下绘图,然后他把找不到感觉归咎到了这个难熬的星期一。

 

12.

穆霓凰大学毕业后就去美国留学,后来留在纽约自立门户成了新锐的设计师。如今她回国举办自己第一个展,自然非常忙碌。那梅长苏作为她一起长大的兄长,自然事必躬亲。他开车载着霓凰跑现场,自然无法去公司,从那天周一下午到周五。

萧景琰一边检查绘图的标准,偶尔抬起头来就望着前面空空的位子怔怔出神。他一直端着茶杯喝水,然后才猛然发现原来茶杯里的水早已空空如也。他抿抿嘴,起身走去茶水间。

饮水机的热水还没有开,他便低着头站在一旁等着。忽而听见一阵交谈的声音,他回头才发现是宫羽和另一位秘书小姐。他在这里将近两个月自然认识,打过招呼后萧景琰在一旁等着热水,而她们则在一旁冲泡着咖啡。

“诶,我可真羡慕你梅先生这几天不来公司,你工作可真轻松。”

“哎,就怕下周工作积压天天加班呀。”

“梅先生是出差了吗?”

“才没有呢,他那个青梅,就是那位霓凰小姐回国办展,天天当司机呢。好像今天就是第一天哦。”

“哇,是在南城的会展中心吗?我倒是想去看看呢,那好呀,回头我们一起去吧。”宫羽说着端起咖啡准备回到工位,她看到萧景琰若有所思地站在饮水机面前,忍不住提醒道:“萧先生,热水好咯。”

“好,谢谢。”萧景琰这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摁下按钮,却低呼出声,原来他将自己的手背放在了热水下。宫羽她们的惊慌,萧景琰看着手掌的灼伤的红,瞬间失神起来,他这是怎么了。

他,到底是怎么了?

 

13.

萧景琰从办公大楼出来,并没有着急回家。他因着明天是周末就随处逛逛的想法,就真的坐地铁又倒公交,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南城会展中心的门口。门牌上「南城会议展览中心」的几个大字龙飞凤舞,好似嘲笑着萧景琰的自作多情。

他愣愣地看了几秒,刚想转身离去却被人喊住。他回头却发现原是那位霓凰小姐叫住了他,他看着对方有些躲闪,然而在闲谈中却因为知晓梅长苏并不在这里,心下却失落起来。

“景琰先生,我八点有一场秀。”霓凰诚恳地说道,“我们能喝杯咖啡简单地聊聊吗?”

 

“我和梅长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妹。”霓凰搅动咖啡抿了一口,“他很优秀,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直到几个月前,他在巴黎给我打过电话问我认不认识什么人可以找到个人,那时候我就觉得他可能遇到什么问题了。”

“……”萧景琰只是低着头看着咖啡杯,沉默不语。

“后来,我才知道是情劫呀,高智商的高情商的他也会在感情上面跌跟头,倒是让我喜闻乐见。”霓凰轻笑一声,“他不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只告诉我原本以为只是生命中的惊鸿一瞥,但是在对方消失后他才发觉,对方就是他生命不可磨灭的火焰,飞蛾扑火至死方休。”

萧景琰突然有些慌张起来,

“你就是那个人,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霓凰笃定地继续道:“但是我看出来你也动心了,不然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我,我……”萧景琰突然慌张起来。

“梅长苏确实不在这里,事实上他现在应该在家努力地鼓捣一碗长寿面,因为好像下周一就是你的生日。”

 

萧景琰猛地站了起来,他向外狂奔而去。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了梅长苏的公寓门口。看着这栋他那天送梅长苏出院回家时对方极力游说但是他却婉拒的房子,他摁响了门铃。

看到萧景琰的从天而降,比起惊喜梅长苏更多地是慌张。他在身后抹了抹面粉的手,想请萧景琰去客厅,却未料萧景琰直接闯进了厨房。

“你在干嘛?”他指着厨房的面粉和失败的面片,眸光里快速聚集着雾气,而声音颤抖。

“呀,你的手怎么红了?”梅长苏看到萧景琰的手背着急地问道。

“我问你,你在干嘛?”萧景琰看着支吾的梅长苏,忽而泪流满面:“为了我,就值得吗?”

“为了你,自然是值得的。诶,你怎么哭了?”梅长苏突然慌张,他扬起沾满面粉的手背,却也怎么也擦不住对方的眼泪:“要不,我给你煮点面条吃吧,你一定没吃饭。”

“我不想吃面……”萧景琰突然上前一步搂住梅长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14.

不骗你真的不好吃呀-2


15.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特别兴奋地拉着他往电影院里走,忍不住有些无语。他加了三天班完成策划书,此刻只想好好回家睡觉。谁要跟他出来约会看电影呀?还是在七夕节前的周末?萧景琰看着到处成双结对的小情侣,他实在不想去凑热闹,因而忍不住开口道,“不如我们回家吧。”

“不要!”梅长苏正拿着影院的宣传单研究,他干脆地回绝道:“明天我们回去看静姨,怎么有时间约会?当然是今天来补过了。”梅长苏说着又回头对萧景琰一笑:“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七夕节。”

“……”可是你不已经打着七夕节不能出去约会的幌子讨了不少好处吗,没白天没黑夜的快要折腾死他了。

“好啦,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排队买票。”梅长苏亲亲萧景琰的额头,转身离开。

萧景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排队的尽头,他这才收回了目光。他转身,却很是讶异地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列战英。

“战,战英?”萧景琰惊喜地说道。

“景琰哥。”列战英走到他面前跟他打了招呼,“好久不见。”

在他和梅长苏的恋情曝光后,列战英就辞去了事务所的工作。列战英的感情,萧景琰一直是知道的,但他从来都是把对方当作自己的弟弟,因此根本没有办法去回应什么。看着列战英直接辞职,他惋惜也愧疚。

“你,这位是?”萧景琰看着跟在对方身边娇小的女孩子问道。

“这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今天来看电影。”列战英微笑道,“小葵,这是我一直跟你说的景琰哥。”

“您好。”那个女孩子跟萧景琰打着招呼。

萧景琰和对方告别后,在原地又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梅长苏回来,只见他拿着爆米花可乐还有冰激凌跑过来,他笑眯眯的迎上来,忍不住嗔怪道:“怎么买了这么多呀?”

“快,电影票在西服兜里,你拿一下,咱们该进场了。”

“诶,怎么是恐怖片呀?”萧景琰依言而行却发现票根是恐怖片。

“这样,你就能往我的怀里躲了呀。”说得倒是坦坦荡荡。

“傻瓜!”萧景琰虽然说着,却笑弯了眼。

 

16.

在那年的圣诞节,萧景琰和梅长苏飞去美国看望梅长苏的父母。在两个人动身前的一个周末,两个人照旧回到郊区的家中陪伴母亲。趁着萧景琰带着佛牙去厨房吃饭,梅长苏征得了林静的同意。所以在平安夜的家宴上,梅长苏当着家人的面,单膝跪在萧景颜的面前求婚。

两个人的婚期定在来年的六月。

拜托蔺晨和霓凰两位朋友的巧妙心思,他们度过了一个「非常难忘」的婚礼party,新婚第二天的酒店套房里,梅长苏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昨天晚上的酒是喝得真不少。萧景琰听着梅长苏的电话,也慢慢醒过来。

“妈他们上飞机了?”他看着梅长苏挂掉电话把手机仍在床头柜上,然后问道。

“嗯,她说马上就起飞了,她让你放心说她和爸会照顾妈的。”

萧景琰重新躺到梅长苏的胸膛上,无巧不成书说得就应该是他们。谁能想到他的母亲和梅长苏的母亲在学生时代是一对非常好的闺蜜。年少时说我们的儿女要结成娃娃亲的话,竟然在沧海桑田后成了真。

“我说,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妈在看到妈的时候会哭得那么厉害?”萧景琰仰起头看向梅长苏,

“你想不想知道昨天来的我的姑姑还有太奶奶,为什么其他的家人没来。”萧景琰在梅长苏的胸口画着圈圈。

“我说的话,我不想知道。”梅长苏一把攥住萧景琰那兴风作浪的手,轻啄了一口道:“我并不好奇,你不想说我就不知道。”

萧景琰顺从地躺倒在梅长苏的怀里,他听他又说道:“不过,前两天倒是有个叫萧景禹的人找到我,给了我们一个大红包,并且请我们蜜月回来去家里一趟。”梅长苏看着重新爬起来的萧景琰说道:“不过,我说全都看你。”

“睡吧,我们下午的飞机。到飞机上就睡不好了。”梅长苏一把扣住萧景琰的脑袋,轻轻的吻着萧景琰的额头,道:“景琰别怕,你还有我。”

梅长苏他们把蜜月的行程定在了巴黎,是故地重游也是纪念。只是,萧景琰看着当初的那家酒店,脸还是发烫。梅长苏去办理checkin,萧景琰一个人等在酒店的大厅,偏偏让他遇到了熟人,那个前台的行政人员,如今他已经成了大堂的经理。

他看着对方迈着步子来回巡视的模样,颇有些滑稽。萧景琰不由得轻笑出声,他觉得真的很奇妙。

 

 

17.

你看,我还骗你不成,不好吃呀-3


 

或许冥冥中都是天注定的因缘吧。

一夜风流,终成眷属。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写冷淡文风,后来发现写不来;

=本来觉得剧情不够肉来凑,后来发现不好吃;

=赞都是靠酱的颜值(不要脸)了,要红心嘛T^T


评论

热度(203)